办事指南

汶川地震「背妻男」 走过深情与薄情

点击量:   时间:2019-01-25 07:16:01

吴加芳,55岁,四川省绵竹市兴隆镇广平村人在汶川大地震中,吴加芳因一张骑摩托车背亡妻回家的照片,被称为地震中最有情义的丈夫不久他又因闪婚和离婚引起争论,「从情义男到薄情寡义男」如今,他从伤痛和阴影中走出来,过上坦然平淡的生活,希望透过自己的努力实现三个心愿 5月2日中午,四川绵竹27摄氏度,天气闷热,吴加芳挥动瓦刀,劈砖、铲灰、砌墙,汗如雨下他现在是绵竹市一家工地上的泥瓦工,每天早晨6时起床,从早上8点干到下午6时,忙到精疲力竭,挣150块钱 背亡妻回家的吴加芳 拚命干活,也是吴加芳解脱自己的方式这两年,他辗转绵竹的各个工地,也到过新疆打工,「累透了,就不去想以前了,累能掩饰自己脑袋里的阴影」吴加芳说 然而记忆像永不停歇的钟摆,尽管时间缓缓推移着,他在地震后新建的房子都已经住了九年了,但往日的片段总在吴加芳的脑海里滴答作响 他感觉不到妻子石华琼的离开,恍惚中,总会觉得妻子正在厨房洗菜做饭,要么在看电视,或者在玩手机,她用的手机一定是最贵最好的,他那么疼她,「如果没有那场地震,一切该多好」吴加芳感叹 第一次见到石华琼时,莫名的欣喜又不安那是30多年前,22岁的他在汉旺镇的工地上给人盖房,21岁的石华琼当小工「她初中毕业,戴着眼镜,斯斯文文」他向工友打听,那个白净的女娃是谁 他感觉两人一见钟情心照不宣不久的一个下午,石华琼到广平村串亲戚,吴加芳赶过去,「耍朋友嘛,她不吭声,我说你不吭声就表示同意喽我手上有个银戒指,摘下来给她戴上去,就娶了她」 石华琼爱漂亮,他给石华琼买了好多漂亮衣服,天热了,他不让石华琼在地里干活,「她皮肤白,太阳一晒就红,我看了心痛」石华琼也不肯回家,在阴凉处望着他1987年,他们的儿子出生,吴加芳觉得日子更甜了 当然更忘不了最后一面大地震刚过,他丢下手里盖房的工具,骑着摩托车去寻她还是在汉旺镇,靠妻子的发卡从断壁中找到了她当时,石华琼到汉旺镇给手机充话费,地震来临,她被埋在废墟中 两天时间里,他想尽了办法,最后还是决定用摩托车载她回家他用袖子擦拭妻子脸上的灰尘,用绳子把她绑在自己身上,骑摩托车回家路上,他回头看妻子的脚有没有蹭到地上,脸有没有贴紧自己这一瞬间被一名摄影师拍了下来 十多年来,吴加芳不厌其烦地告诉来访者,自己并不是什么「最有情义男」,他只是一个平常人,那种情形下,背妻子是每个男人的责任,「我觉得我很亏欠人家,本来要呵护一生的」 下午6时多,工地放工,吴加芳回到绵竹兴隆镇广平村的房子 这座房子是2009年重建的,刘如蓉出了4万重建房子的时候,吴加芳对媒体说,他和刘如蓉以后会在房顶开个茶馆,安安稳稳过后半生 背亡妻回家的吴加芳 刘如蓉是他第二任妻子吴加芳背亡妻的照片被媒体刊登后,他共收到了16名全国各地女性的求爱信,在深圳打工的刘如蓉是其中之一两人保持了3个月通话,见面9天就领了证 如今回想,吴加芳觉得和刘如蓉的这段婚姻是可以的,但因为是闪婚,吴加芳被外界指责薄情,妻子才刚去世就结婚,忘恩负义两人一起挨骂,到最后都扛不住了「村里人说我背老婆出名了,发财了她一出去,人家就在背后指指点点,慢慢的压力太大,我们没有磨合好,一点小事就提出离婚,退路退到底了」 吴加芳说,其实他心里明白,除了各种非议,他和刘如蓉两人真正绕不过去的心坎,一直是前妻石华琼 吴加芳忘不了石华琼2009年建房时,他用自己的地和邻村换地,就是为了让房子离石华琼的坟近一点重建时,他和刘如蓉住在帐篷里,吴加芳每天起来的第一件事是到石华琼的坟上走两圈房子修好后,茶馆没开成,吴加芳在屋顶种满了花草,全是石华琼生前喜欢的 时间久了,和刘如蓉的矛盾出来了,吴加芳说,当初两人在一起是因为她觉得「我对前妻好」,最终前妻成了两人的爆发点,吴加芳遇到了比「你妈和媳妇掉水里你先救谁」还艰难的问题,刘如蓉质问他,「前妻重要还是我重要,我一个活人还不如一个死人」 「你俩都重要,你不要跟一个逝去的人比较嘛」这个男人很诚实地回答吴加芳有时也怪媒体,因为刊发他背亡妻的照片,他被人们熟知,「如果当时不是拔高,也不会摔得那么惨」 这段聚光灯下的婚姻维持了将近一年,观众散了,两人离婚儿子常年在绵阳,三室两厅的房子里只吴加芳一个人,略显孤单 吴加芳说他有三个心愿未了为石华琼修坟立碑,是第一个,这个想法已经在吴加芳心头萦绕了十年 石华琼的坟就在老房门前,从新房溜达过去,也不过五分钟最近一个月,几乎每天,吴加芳放了工都要去坟前转转吴加芳感叹天不睁眼,哪怕妻子是因为别的原因去世,他都不会像地震遇难这么痛苦,「如果是生病没的,我起码会照顾到她,可以补偿一下」 他希望给妻子修一个漂亮的坟,周围种上花,种上她喜欢的「炮打四门」,「死了也要对她好,要像活着一样享受」 儿子是他另一桩心事儿子常年在绵阳,做电气焊工作,31岁了,还没有成家逢年过节,他免不了催促儿子赶紧找女朋友结婚父子俩往往不欢而散,「儿子说,我坐轿的不慌,你抬轿子的慌什么他叫我不要操心,保重身体就好」 对于自己的感情,他却变得小心翼翼去年经过朋友介绍,吴加芳又恋爱了,对方是绵竹城里一家商场的导购尽管交往了一年多,吴加芳还想「多磨合」,不能像第一次那样快双方吸引彼此的是顾家他仍然希望,对方必须接受他对原配的怀念 吴加芳做了一辈子泥瓦匠,对房子情有独钟当年在父亲的一间老房,他跟石华琼结婚,这间老房在地震中垮塌,断壁矗立在石华琼坟旁,房间长出莫名的草木 2009年重建新房时,房子修得很精致,吴加芳自己画的图纸,他说地震前他脑子里一直有这个户型,想给石华琼盖的现在,吴加芳的房子还没有完全完工,把房子修完,这是他的第三个愿望吴加芳盘算,立碑修坟1万多,修房2万多,加上之前建新房欠的债,他还要骑着摩托车到工地上干几年 以前上工地骑自行车,石华琼怕他累,让他买辆摩托车吴加芳怕花钱,买了辆旧摩托车10年前的5月14日,他骑着那辆摩托车,